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蒋丰:日本人的生死观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日本人的生死观与中国人非常不同,中日之间一个很大的差异就表现在中日两国人生死观的差异。

      以茶为告别,中国人可能很难想象,我们可能有酒别,但是没有用茶作生死别。所以当你了解到日本茶道的这一点,你真的会有很多新的想法。日本人分手的时候不能去谈生死,特别是在战争年代,只能敬一个礼说咱们在靖国神社见吧。

      每年815我要到靖国神社去,确实看见很多90岁的老头、老太太到了这个地方,冲天上嘟囔“喂,你现在还健康不健康啊?”这个也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因为我们已经把靖国神社格式化了,认为靖国神社就是供奉甲级战犯的,其实靖国神社里面有240多万人,从明治维新以来,所谓的为国家做出贡献牺牲的人的灵牌都在里面供着。

97e5258190b1bb25b0aa1f9f1b513c43.jpg

      中国的葬礼嚎啕大哭,日本的葬礼没有人哭。我参加过很多日本人的葬礼,遗体是装在白木的棺材里面,大家围着进行最后告别的时候,最后只有他们家里的亲人想哭,但是他们会用牙咬着手绢,不能哭出声来。骨灰推到火炉里面之后,其他人就要聚在一起欢笑喝酒了。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会这样?他们说,因为他走向了天国了呀,他知识跟我们生活在不一样的空间,但是他还跟我们在一起。

      这就是日本人为什么会拣骨灰。我们中国人拿出的骨灰是一个盒子,日本人拿出的骨灰是一个瓷坛子,车推出来以后,自己把它从脚骨拣到头骨,把它自己拣进去。当然最上面的这个骨头是由自己的妻子或者女儿把它拣进去,所有骨灰拣完以后,头盖骨是由火化工给你摆好。我处理过中国研修生的火化事件,他们家属去了,一般来说这个头盖骨在瓷罐里肯定装不下的,肯定要拿一个磁头锤子把它给捶碎,那中国留学生的家长就会扑上去不让这样做,所以从这些细节上我们可以看到中日是完全不同的。

      另外,日本的墓地是一定是和住宅连在一起的,墓园旁边一定是大的住宅地,中间也一定是出租车可以通过的,到了晚上十点职工下班、高中生放学都是从这里过的。我经常在这里面转,我就琢磨这个事情反应出中日两国人是完全不同的生死观。

      中日之间也经常遇到一些很难翻译的词汇,我在横滨市立大学读书的时候,中国文学教授铃木先生翻译老舍的著作,老舍写的自杀的人叫“吊死鬼”,他问我怎么翻译。我给他说明意思,就是说他死了以后,不把他当作好人,还称作“吊死鬼”,是一种蔑称贬称。铃木先生说我们日本没有这样的词汇,日本人一死就成佛,日本的被害人现场,警察拉起黄线,全部站那儿,家属扑过去警察就会问,你是佛的什么人?你跟这个佛有什么关系?他已成佛了。日本的警察在处理完案件以后,在当事人被火化的时候,他们也要到这儿来念佛,这个也是我们中国没有的。


分享本文:
  
上一篇邱吉:茶与人也需身心相配
下一篇吴远之:科学实验证明了茶道带来的积极改变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