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王雅清:以茶产业助推脱贫,促进乡村振兴的湘茶人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王雅清

九江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以茶产业助推脱贫,促进乡村振兴,一路考察,切身感受湖南独特的茶文化,感受为湘茶振兴励精图治不懈追求的湘茶人。考察中始终伴随我们的是湖南省茶叶集团的副总经理崔胜伏先生和办公室主任郭子建,还有对我们此行精心安排的周重旺董事长,在吉首市,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亲自参加座谈会,还有市扶贫办主任刘筱华,市茶叶协会会长李嘉慧全程陪同在吉首市的考察。

我们一进湖南茶叶集团,就被引领湘茶集团航母级的大公司的董事长周重旺先生打动了,他在我们之前,刚刚接待了网红喜茶品牌创始人,并对喜茶所取得销售业绩赞叹不已,谋求与之合作。周董在座谈会上,对茶农的关心,企业的使命感也让我们深受感动。崔胜伏先生亦是科班出生,曾临危受命,带着几位年轻后生到亏损的益阳茶厂任厂长,扭亏为盈,而且为茶厂立了好规矩,留下了一批干将和人才,益阳茶厂蒸蒸日上,成为集团的样板、黑茶行业的翘楚与他的引领分不开。崔总还是“流动的湖南茶叶百科全书”,他的专业知识和热情在整个考察环节中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郭子健这个湖南茶叶集团的后起之秀也非常不简单,她为我们精心设计的了“包括了茶旅一体化、多样性地方茶文化、多品类茶业生态于一体的深度考察路线”,行程涵盖了湘西、湘北、湘中,跨越了湘、沅、资、澧四江,能实地查看绿茶、红茶、黑茶、红茶的生长和加工环境,保证了我们的此行在最短的时间里走遍三湘四水。

在安化,挂职的网红副县长陈灿平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认为白沙溪黑茶取得优异成绩的三个关键:品牌、品质和标准,安化黑茶通过产业融合,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卓有成效地实现了茶农的增产增收,以政府为主体强力助推安化黑茶整体品牌,目前是有效果的,安化也成为中国生态产茶第一县、黑茶产量第一县、科技创新第一县、茶叶税收第一县。

32537fefd328a9f6365f5f702cf2f190.jpg 

(桃源县平地茶园)

在隘口,我们结识了大名鼎鼎的隘口村支书向天顺,隘口村位于吉首市马颈坳镇,是湘西黄金茶发源地之一。2009年,向天顺辞职返乡,开始种茶。当时村里只有130多亩茶叶,没有形成品牌,市场也没有打开。在州市农业部门的鼓励下,向天顺牵头成立了吉首市第一家茶叶专业合作社,与村支两委的干部们一起发动群众种植“湘西黄金茶”,向天顺自筹4万元再加上35万元贷款,开始动员村民种茶或恢复茶园。从改革开放初期,全村有95%以上村民在贫困线下,到近年来,在村支书向天顺的带领下,村里目前发展有茶园1.5万亩,全村3116人年均增加收入超过8300元,预计到2020年人均年总收入可达2万元以上。10年时间,昔日贫困村摇身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隘口这个深度贫困村,因为有“合作社”这个好平台,有“湘西黄金茶”这个好产品,有“辞掉工作一心为民”的能人村支书向天顺的带动,吸引了大量的年青人回乡创业,形成了生机勃勃的新农村新景象。通过统一种植、统一培训、统一加工、统一品牌、统一销售,如今隘口的茶叶产业已初具规模,成为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金饭碗”。

这些数据是公开可见的,我们在村里冒雨行走,甜美清新的空气,蜿蜒硬化的小道,正在建设中的茶旅民宿,原生态的苗寨吊脚楼,还有因为下雨没有时间去亲自看的苗疆古长城,都预示着从2012年始,吉首按照“兴茶兴市、富市富民”的发展思路的正确,以黄金茶助推山村扶贫,大力发展湘西黄金茶产业,推进“一人一亩茶园”脱贫计划,即农户开发一亩黄金茶,政府无偿提供茶苗2500株,每亩开沟撩壕奖补800元、深翻奖补200元、稻田开发奖补500元连补两年,肥料补助100元。借此东风,隘口村就全村茶叶种植达到了15000多亩。全村3116人年均增加收入超过8300元,预计到2020年人均年总收入可达2万元以上。三千人口实现了6、7千万的茶叶生产总值。我这个对数字不太敏感的人,欣慰地看到隘口村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取得的成就,助推茶叶产业是造福乡梓的大好事和大举措。

在桃源,我们参观了松阳坪村的百尼茶庵茶叶有限公司,公司总经理饶文兵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企业家,他是土生土长的桃源县茶庵铺人,从小对茶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结。高中毕业后,他到外地的一家茶叶公司上班。1995年,凭着对茶的挚爱,饶文兵带着在外奋斗几年攒下的6万元钱,回到家乡办茶厂,开启了他的新人生

“一个古老的传说,催生了一家茶企;一个偶然的发现,催生了一个品牌;一个品牌,带动了一个产业——这就是2014年湖南茶叶“十大新锐人物”青年农民饶文兵创造的传奇。茶庵铺四面环山,云雾缭绕,是古时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相传当地青壮年为了养家糊口,就带着茶叶跟随马帮远离故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离家的游子们始终未能归家。为打听自己丈夫的消息,这里的女人们搭起了一座又一座的茶庵,让从茶马古道回来的人在此歇脚,也让新出发的青壮年从这捎去自己对丈夫的牵挂。类似于望夫崖的故事,在茶马互市的古代,非常的凄美,2011年,饶文兵将湘龙茶厂更名为桃源县百尼茶庵茶叶有限公司,这就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催生了一家茶企”的故事,而一个新的发现创立了一个“崖边野茶”的品牌,则是源于一片野茶的发现。2012年,村民们在海拔800多米的松阳坪村马坡岭组发现了一片野茶林,饶文兵惊喜不已。作为百尼茶庵的掌门人,他立即前往考察,马坡岭山高林密,危崖耸立,这片野茶属中叶类品种,极为珍稀。饶文兵当机立断,买断了其采摘经营权,并实施严格保护,让马坡岭这一宝地成为百尼茶庵崖边野茶的专属供应地,2013年,饶文兵牵头组建了崖边野茶茶叶专业合作社,发展社员一百多户,现在的百尼茶庵年加工茶叶4万担以上,年收入近8000万元,成为当地一家知名的龙头茶企。饶文兵的大儿子在大学毕业以后放弃大城市的工作,带着城里媳妇回到茶庵铺,帮助父亲从事茶叶生产,目前主要从事电子商务与销售和茶旅融合产业发展,小儿子还在上小学,已经是一个有模有样的小小茶艺师,在香港茶展上惊艳亮相。父子相承,薪火相传,后继有人,正是湖南茶叶产业未来的强大生命力,也从侧面说明,茶产业助推美丽乡村发展,吸引了人才,留住了产业发展的根基。

  
上一篇王雅清:那山、那茶、那人——秀美潇湘 五彩湘茶考察行(上)
下一篇王雅清:深厚的文化积淀,充实了湘茶的文化内涵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