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戴荣里:茶与歌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歌以茶为伴,茶以歌为荣。在中国茶道史上,先有茶而后有歌,而最早歌颂茶的诗词,可称为茶歌的鼻祖。历代写诗填词之人,围绕茶所作的诗词也不在少数,网上一查,洋洋大观。你想一想就可明白,在品茗之时,琴瑟相悦之际,茶歌一曲献宾朋,该是怎样的赏心悦目?!

我总感觉听茶歌比听敬酒歌要清爽的多。在云南少数民族地区,敬茶歌唱得风情万种,男女歌手相互对唱,这里面有喝茶的喜庆,有互相探秘的欢快,还有你情我意的律动,听看都是好享受。还有土家族的茶歌,把一个小伙子求爱的急切和智慧表达的一览无余。相反,那些经过现代诗人加工的敬茶歌,却失去了本真的味道,空多了广告的嫌疑。我喜欢那些质朴的来自民间的茶歌,茶歌里有风俗,茶歌里有历史,茶歌里也喊着男欢女爱的迷人情愫。

茶歌,自然不只在喝茶时唱,其实,从茶树种植到采摘、加工的过程,都有茶歌呈现。最早的官方茶歌,出自文人之手,但流逝的却是口耳相传被隔断的民间茶歌。你想想,在遥远的农耕社会,采茶人靠什么驱逐寂寞和野兽,靠什么赢得劳动的解脱与欢快?就靠在劳动时唱茶歌。围绕着茶事活动而歌,这歌既可以讴歌劳动本身,又可以借助歌来谈情说爱,还可以用歌来诅咒这个不公平的世事,驱逐劳动带来的疲劳。你听听这首茶歌“日头啊出来哟,红绸绸啰,一片啊茶园哟,水溜溜哟。”一开唱,就有爆满的情事;信阳茶歌“茶山的歌挤破喉,茶叶满篓歌满篓”,算是把茶人的心情描绘到极致了;土家族“我打茶山过,茶山姐儿多,心想讨一个,只怕不跟我。门口一窝茶,知了往上爬,哇的哇的喊,喊叫要喝茶。“则更多带有民间俚语的特点。

b835d2512b2ce7b11bef09311b58f3e8.jpg

我在云南有一次去山顶采茶,阳光微露,采茶男女打扮得十分光鲜,男女茶农围绕着茶垄展开对垒,明着唱茶,暗里表情,男让女子以身相许,女让男人学会恩爱,妙比连珠,使劳动场面瞬间变得欢快起来。劳动中的茶歌,的确有减除疲劳、提高采茶效率的效果。这是千百年来,采茶人劳动自发产生的欢歌,带有原生态的特点。

中国地大物博,地区特征不同,茶树形式不同,方言俚语不同,历史传承也不同,围绕着茶事劳动,产生的茶歌质地就不一样。江南茶歌有江南茶歌之软,江北茶歌有江北茶歌之柔;岭南茶歌有岭南茶歌之趣,西南茶歌有西南茶歌之妙。这是属于劳动人民自导自演的茶歌、茶农在茶歌滋润里,酿造出的茶,就有了文化的味道,地域的味道,历史的味道,情绪的味道。

喝茶人最后听到的茶歌,一般是美化、过滤的茶歌,去除了茶园劳动过程中种茶、采茶、翻炒茶的那份现场感。喝茶场合中的茶歌,开始由更多的感性话语转为理性话语,由民间俚语转为接近书面语的颂词。这样的歌词,听起来很美、很全面,但已缺少茶叶上露水的闪光、翻炒茶叶时的那份清香。尤其是当代几近完美的舞台茶歌,失去了原生态的味道,听起来就乏味多了。就如包装绝佳的茶品,品尝起来反而没有了原来的味道真纯。

在古老茶区,至今还保留着婚丧嫁娶敬茶的习惯,因仪式需求不同,茶歌所表现的格调也不同。譬如结婚之时,就分拜堂时的敬茶歌与回门时的敬茶歌等,但同样蕴含着让青年男女幸福美满、孝敬父母的本意。以敬茶作为伦理规范的第一链条,也是茶区人民对茶歌升华版的创造。本来,人的生存离不开自然的馈赠,茶歌进入日常生活的礼仪,让婚丧嫁娶更加富有仪式感,自然难免。而丧礼上对亡者的超脱茶歌,则有着迷信和求保佑家人安好的多重含义,一曲茶歌,哀送亡灵,多少有助于茶人化悲伤为良好愿望。

茶是茶歌的基础,也是茶歌的寄托,茶歌里的故事,就藏着茶道的深邃和无限可能性,为听歌人提供了更多审美意蕴,这或许就是茶歌久唱不衰的原因吧!


                     (2019年2月17日星期日于北京游燕斋)


  
上一篇戴荣里:茶与人性
下一篇戴荣里:作家与茶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